是阿厘!

【授权翻译】新大陆家庭冒险-父亲节

来自AO3  

原题 FACE family adventures - Father's Day  bySummerSnowflake


原文戳这儿

这儿是初次翻译,纯粹是译来玩,一些地方翻译不当多见谅w

文章本身为欢乐智障向真的很逗 祝食用愉快w

至于一些地方为什么这么奇怪是因为我也不知道原文想要说什么

正文:

摘要:灵感来自汤上的一个帖子:新大陆家庭,父亲节。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在桌子上留下了唯一的“第一的爸爸(#1 dad)”马克杯,并在亚瑟和弗朗西斯起床前躲了起来。只有一个爸爸能够取得胜利。

“马修!”阿尔弗雷德尖叫着哥哥的名字,爬上马修的床。
“马修!醒醒!”
“安静点,”马修不情愿地嘟哝着,“安静点,阿尔。”
“醒来啦马修!”阿尔弗雷德大喊,“起来!快点!我们得快点!”
“今天是周日呢!”马修怨道,“我想睡觉!话说回来,现在是几点啊?”
“凌晨四点!”阿尔弗雷德回答道,“快点,马——”
马修在被套下面端详着阿尔弗雷德。他冰冷的眼神恶狠狠地凝视着弟弟。“我昨天一整天都在看你打菜到爆的篮球。你的动作糟透了,而你现在还是一身汗臭味儿。当你想试着想一个篮球英雄一样在炫技时,我正坐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你到底想要干嘛?”
阿尔弗雷德把他的手机按到马修脸上:“今天是父亲节!”
马修仍抱着毯子遮着脸的下半部分,眼睛则望着弟弟。阿尔到底是想干什么……?马修,仍半梦半醒着且累得要死,没那闲工夫去表露他的惊恐。他随意地坐起身,下床换上一件T恤和一条短裤。“走吧,”他说着,拿起他的钱包走出了门。
“等等!我还没换衣服呢!”阿尔弗雷德叫道,换上一条不一样的裤子。他抓起一件衬衫追着他疲倦的哥哥,并在换好衬衫时赶上了他。
“我们不能用车,”马修嘀咕道,“我们得走过去。”
“如果我们开车的话去最近的开着的商店只需要五分钟!”
“要是我们把车开走会把我们弄醒的,”马修说,“并且,如果他们起来时我们还在外面呢?我们不能在他们眼前光明正大地把车开进车库。他们会疯掉的。如果他们真醒了我们就只得从窗户偷偷溜进去了。”
于是,他们就走向最近的开着的商店。他们用了十五分钟走向商店,到这会儿,几乎可以看见朝阳的光了。
“好嘞,”到商店时,马修说,“我会负责贺卡这边,你就可以去挑礼物了。”
“收到!”阿尔弗雷德回答着,离开他哥哥挑礼物去了。
马修并没有花太长时间找卡片。他要做的所有事儿只是挑一张贺卡,买下它,往里面写一些恶心肉麻的东西,最后把它送走。他选了一张装饰简单的贺卡,走向收银员。
“你好!”收银员说,“就买这个吗?”
“是的。”马修轻声答道。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付了款。之后,他问收银员是否可以借支笔。收银员便接了支笔给他,然后他往上面草草地写了点东西。
“赶在最后的时刻吗?”收银员笑着问道。马修点了点头。
“我拿好礼物啦!”阿尔弗雷德大喊着跑到马修面前,迅速地买好了东西。“好极了!接下来要干什么?”
“回家吃东西,”马修嘟哝着说,“我饿极了。”
“好嘞!那我们要吃什么?”阿尔弗雷德问。忽然他的脸色沉了下来。“难不成我们还得吃烤薄饼?”
“我不在乎,”马修回答道,“我只需要吃的。”
阿尔弗雷德咧开嘴笑起来。“那我会弄好培根!”
“说到这个,”当他们离开商店时,马修对阿尔弗雷德说,“我们要不要给他们弄早餐?”
“也许吧。为什么呀?”
“我觉得这太容易看出来我们的礼物是临时挑选的了。我们也许要再做些什么让它看上去花了我们不少心思。”
“看在我凌晨四点叫你起床的份上我想我们已经往里面花了不少心思了。”
“有道理。”马修微笑起来,“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会为他们弄早餐的。”
“我会帮忙的,”阿尔弗雷德说,“因为我不想看起来像是你做了所有的事儿。”

————————————————————————————

马修把薄饼翻面,阿尔弗雷德打了个鸡蛋,几片培根肉在炉子上滋滋作响。他俩都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作为一个改变,然而他们会弄的早餐就只有烤薄饼,培根与鸡蛋。他们觉得这已经是顿足够丰盛的早餐了,至少爸爸们不能说他们什么也没做。
弄好早餐后,他们摆好了桌子。他们把一大堆薄饼分别放进两只碟子,又把一叠的培根与单面煎蛋放进另两只碟子,打算一份烤薄饼和一碟培根煎蛋给一个爸爸。男孩们也给自己摆了两只碟子。
“好极了,”马修说,“礼物在哪儿?”他把贺卡放在桌子上,打量着阿尔弗雷德。兄弟俩现在在楼梯旁的客厅中。“我想把它留在这儿。”
“我拿了……”阿尔弗雷德拖着声音。
“什么?”
阿尔弗雷德把礼物放在桌上,把贺卡塞了进去。两个男孩在一片沉默的恐怖中凝视着它。这是一个马克杯,上面写着“第一的爸爸”。
马修抬头看向他的弟弟。“怎么了?”
“我觉得我忘掉了一点……”阿尔弗雷德解释道,“我们有两个爸爸……”
马修盯着阿尔弗雷德,恐慌涌上他的脸。“啥?”
“在你怪我之前……”阿尔弗雷德迅速地回答道,“相依为gay可是他们的错。”*1
“这不是重点!”马修大喊。
“那……”阿尔弗雷德含含糊糊地问,“我们要怎么办?”

————————————————————————————

弗朗西斯把亚瑟拥在怀里,不让他下床。“你这是想干什么呢,mon ami?”*2
亚瑟呻吟着,“放开我,弗朗西斯。”
“来嘛,”弗朗西斯轻声低语着,“我们可不是每天都能像这样挨在一起。”
“如果阿尔和马修已经起来了呢?”
“马修喜欢睡懒觉,”弗朗西斯肯定地说,“至于阿尔,他来打扰我们之前会先思量两个两三遍的。”
“弗朗西斯,你还真是……”亚瑟停了下来,把头转向弗朗西斯。“你闻到了吗?”
“什么东西?”弗朗西斯问,斜过身子想堵住亚瑟的嘴唇。
亚瑟坐起来,使劲儿嗅着。“他们醒了吗?”
弗朗西斯暗暗地咒骂着。他这个早上又是差点儿就得手了。亚瑟下了床,弗朗西斯跟在后面。
“亚瑟,我不觉得我们非得去打扰他们。”弗朗西斯说道。他伸长胳膊去抓亚瑟的腰——只差一点点了——然而亚瑟一个闪身躲开了他,并抓起他的手放去了门把手上。弗朗西斯唉了一声,又试了一次。这次他的手臂环绕过亚瑟的腰,脸上露出革命胜利般的灿烂笑容。他把脸埋进亚瑟的头发里。“和我一起回到床上去啦……”

————————————————————————————

“快躲,”马修低声说。
一个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弗朗西斯,放开我!”
他们朝二楼瞟了一眼又看向对方,迅速地钻入衣帽间,把门留下了一条小缝儿。
两个爸爸走下楼梯,亚瑟叫嚷着,弗朗西斯大笑着。
“你可欠了我——”弗朗西斯说道,但他忽然打住了话头。亚瑟与弗朗西斯慢慢走向桌子,停了下来。
这就来了。那只灾难之杯就在他们的前方,所有笑声与轻松的气氛都无影无踪,现在只剩下亚瑟,弗朗西斯,与这只杯子(以及在衣橱里的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两个爸爸迅速地对视了一眼,他们的身体中迸发出一股毁灭性的能量。他们张开口,两张嘴里吐出四个相同的字:“这是我的。”
弗朗西斯向右迈开一步,手伸进一张桌子的抽屉中翻找着。他在抽屉底找到一只打火机,把它狠狠地掏了出来。他的双眼盯着亚瑟的双眼,“退后,亚瑟。”
“弗朗西斯,”亚瑟说,“把它放下。让我们像男人一样解决这件事。”
弗朗西斯咧起嘴角。“真是一份动人的声明呢,”他快速地按下打火机又松开,“我可是见过你在床——”
“弗朗西斯!”亚瑟尖叫起来。他往后退了一步,更靠近了杯子。弗朗西斯注意到了这个动作。“把打火机放下!你会烧掉这座该死的房子的——!”
弗朗西斯点起一串火苗。火焰在他愤恨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离开我的杯子我就放下它。”
“你现在可笑得要命——”亚瑟继续说着,“这是我的杯子,明摆着呢!”他又后退了一步,离杯子只有一英尺远了。
弗朗西斯跳起来,想夺走亚瑟身后的杯子。亚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杯子,把它紧紧拥在胸前。
“他们就要打烂它了!”阿尔弗雷德压着嗓子尖叫着,“我可不想清理掉它买个新的!”
“我想你忘了他们中的一个正抓着只打火机……”马修喃喃道,“再照这样下去,我们可能得重新买一幢新的房子了。”
“你正拿着我的杯子,亚瑟!”弗朗西斯咆哮道,“不准碰我的杯子!”他伸出左臂去抓亚瑟,并用他的右手点燃了打火机。亚瑟紧贴着窗,双眼冒火。“烧了这整条街的邻居吧,我不在乎。这杯子是我的,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在亚瑟的头前方挥舞着打火机,火焰落到了白色的窗帘上。很快,围着窗台的一整条窗帘都着火了。
“Mon mug*3!”弗朗西斯追着亚瑟大喊道。
马修尖叫着砰的一声打开衣橱的门。两个父亲只顾着打架,并没有留意到他们的儿子正连滚带爬地奔向窗帘试着把火扑灭。
“阿尔,帮帮我!”
“给我回来,亚瑟!”
“你想都别想!”
“马修回来!”阿尔弗雷德叫道,“别烧到你自己!”
“阿尔弗雷德!”
“亚瑟!”
“弗朗西斯!”
“马修!”

————————————————————————————

“呃,”王耀读着马克杯上的字,“这啥?”
“祝世界上最ok的爸爸父亲节快乐!”他的弟弟妹妹回答道。
“我才不是你们的爸爸!”王耀发起怒来,威胁着要把杯子朝他们扔过去。“我没那么老!”
本田菊看着他的弟弟妹妹们开始笑哈哈地闹起来。他并没有参与到买杯子当中,但他确实给王耀买了束鲜花,就像所有的弟弟妹妹在每个人父亲节及母亲节所做的那样。本田菊已经买了一束卷丹百合,并在早一些的时候送给了王耀。当他听着弟妹们拿王耀的年龄寻开心时,他笑了起来。
“即使你是我们的大哥,”勇洙说,“你却像个老人家。”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除了菊。菊只是在乐呵呵地望向窗外,直到他看见街对面的那幢房子正燃烧着熊熊烈焰。“呃,王耀?”
大家转头看向菊。他们立刻看见街对面的橘黄色火焰。
“这他妈……”王耀喃喃道。
“他们开始烧房子了?!”勇洙喊着,“他们简直酷毙了!我们怎么从来没烧过我们的房子呢?”
菊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照了张相。这已经是他手机里第七张同一幢房子着火的照片了。“他们没事的话我们也许应该去看看。”
当马修试着把火扇灭时,他的眼泪涌了上来。“阿尔,帮帮我!”
“弗朗西斯,拿着我的杯子给我滚回来!”
阿尔弗雷德跑出衣橱,把他的哥哥推开。“用水啊,傻瓜!”
“这是我的,柯克兰!”
马修和阿尔弗雷德跑去厨房接了一盆子的水,全速冲向几乎被火焰吞没了的窗帘。他们飞快地把水泼向窗帘,当大部分的火并没有被浇灭时两人哀嚎出声。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泼水直到大火熄成一团小小的火苗。阿尔弗雷德用他的鞋子把火苗熄灭了。
兄弟俩看着对方,还没缓过劲儿时,门铃响了。他们打开门,看见对面街的一家正站在门外。
“你们几个没事儿吧?”王耀迟疑地问道。老实地说,他不喜欢与这一家有交集。“你们需要帮忙吗?”
“弗朗西斯——”亚瑟追着终于从他的手中抢回杯子的弗朗西斯。当他经过大门时,他转过了头。“王耀?”
“亚瑟啊,”王耀说,“我们看见房子又着火了。”
“我们扑灭了火,”阿尔弗雷德解释道,“现在没事儿了。”
“房子着火了?”仍抓着杯子的弗朗西斯问道。弗朗西斯和亚瑟站在儿子们身旁,问王耀。“真的吗?”
“是的,”菊回答道。
“他甚至还照了张相呢!”他的弟妹们突然大叫。
菊迅速转向弟弟妹妹。“别告诉他们,”他小小声地说。
“为啥?”勇洙问,“因为你会看起来像是个跟踪狂?”菊向他弟弟气呼呼地“嘘”了一声让他安静下来。
“发生什么了?”王耀问道。
“亚瑟偷了我的父亲节礼物。”
“弗朗西斯偷了我的父亲节礼物。”
两个爸爸瞪着对方。
“这样,”王耀说,“你们不应该为了一只傻乎乎的杯子打起架来。说起来,因为某些原因我也得到了一只,而我甚至还不是他们的爹呢。”
“这只杯子饱含着我儿子们的一片深情!”弗朗西斯和亚瑟一齐叫道。
“实际上,杯子里有一张卡片,而不是他们的一片深情。”勇洙指出说。
弗朗西斯与亚瑟查看着被子。杯子的底部缩着一张折叠起来的贺卡。弗朗西斯把卡拽出来,打开了它。他与亚瑟静静地读着贺卡。

亲爱的爹地和爸爸,
在我们的一整段生命里,你们一直在我们身边,关心照料着我们。去收拾我们弄出的这么多烂摊子大概是一个极大的麻烦。我们不断地去破坏所有的东西,放火烧房子,但你们永远在那一天结束时让我们回到家的怀抱中。我们从来没想过我们将止步于此。*4 我们从来没想过我们会一起拥有这些记忆,因为这个,我们深深地感激你们。你们俩会一直陪伴着我们,而我俩也将时刻伴随在你们身边。感谢你们所付出的一切。我们爱你们。
—马修和阿尔弗雷德

亚瑟与弗朗西斯看着对方。接着他们垂下眼眸,望向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儿子们。两个父亲的神情缓和下来,很快地,他们紧紧拥住了两个儿子。
“噢!”弗朗西斯叹着,他的脸紧挨着亚瑟的脑袋。“我们也爱你们呀!”
“我要憋死了……”马修呻吟着说。但父亲们并没有松开他们,相反地,他们抱得更紧了。
“不要在邻居面前……”阿尔弗雷德不自在地嘀咕道。
“我们的儿子真是太可爱了!对吧亚瑟?”弗朗西斯问。亚瑟点了点头。
“嗯,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王耀说。这一家子便开始动身回家了。
“后会有期,”菊说。
“再见……”马修喘着气艰难地回应道。
“拜拜!”阿尔弗雷德大喊。
尴尬的气氛消失了,大家都微笑起来。“那么,”亚瑟说,“我猜我们现在该吃早餐了吧?”
“没错儿。”弗朗西斯同意道。他想再一次抱一下儿子们,但他们从父亲的手臂下悄悄溜走了。
马修与阿尔弗雷德走向厨房,长长地舒了口气。他们庆幸并没有什么太坏的事情发生。
“还不止呢,”当两个男孩进入厨房时,弗朗西斯深处双臂搂住亚瑟。“我也爱你。”
亚瑟关上前门,而弗朗西斯斜过身子,终于在这个早晨第一次吻住亚瑟的嘴唇。他们把对方搂向自己,嘴唇互相触碰着,两人都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弗朗西斯与亚瑟缓慢又轻柔地深入着这个吻。亚瑟捧住弗朗西斯的脸让他更靠近自己。
他们听到厨房传来一阵破碎声。“啊!”
“阿尔弗雷德!”马修的声音响起,“快清理掉它!”
弗朗西斯与亚瑟恋恋不舍地分开。弗朗西斯,仍保持着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大概已经拥有你了。而我还差点烧了房子呢。”
亚瑟摇了摇头,唇上仍带着笑意。“也许以后吧。”

—fin—

*1  原句 it's their fault for being gay /因为实在太逗了特地发出来

*2  亲爱的

*3  我的杯子

*4  We never thought this is where we'd end up. /不是很懂···?

评论(6)

热度(67)

© 是阿厘! | Powered by LOFTER